寻厕记

寻厕记

吃喝拉撒,头等大事,常听人抱怨如何吃的不美味喝的不痛快,没听人说如何拉的不优雅撒得不顺心。前几日,公司派吾到深圳,下高铁第一件事便是找厕所,情景之急迫,正所谓眼见蓄水之堤坝旦夕溃于蚁穴,不可谓不急!

看官可能会问:高铁上有厕所,尔为何不用,莫不成尔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吾做人岂吝啬到这种程度,概坐式马桶吾不习惯也!何也?

吾生于丘陵,习惯脚踏长江两岸,风云才可变换,日月才能添光。儿时,家养一条小狗,见吾爬到坡顶如厕便在坡下等,等待滚下坡的美食,时间日长,遂逐渐生长成大狗,其中辛酸快乐自不必说。后来,大狗被拐卖,吾也不上坡顶了,总觉坡下少点什么。可见,吾不用坐式,习惯使然之外,尚存缅怀旧狗之情。

临次日。一日之计在晨,美好的早晨又从如厕开始。推开侧门,狭小的空间里,一坐式马桶赫然直立,惊心触目,心生寻厕念,无奈初到深圳,人生地生,勉强坐下。奈何屁股还没挨到马桶,头就撞到隔离玻璃了;再来一次,我学乖了,便先屁股后移,甫一坐下便触到水,立即将屁股提起,原来忘记擦马桶了,吾突然生气了,哪有这种道理!如厕未始便要擦马桶的!待屁股坐下,呼呼空投,快然于胸时,预料不及的是水花也在四溅,为了不让吾的屁股湿漉漉的,生出急智,把屁股以四十五度翘起朝天,一旦空投,吾便学蛙跳开。如此二三十次,终于圆满解得大手。

出来老板问吾,昨晚睡得如何,奈何言不及义、脸红心跳,道:“附近哪里有公厕寻得?”

文到这里,便“厕”字尽出,未见“寻”字。

用互联网的话说,坐式马桶的用户体验糟糕之极惨烈之极,吾爱互联网,吾不忍,遂毅然决然寻厕。

吾住都市名园,豪宅也,下有沃尔玛,上有楼顶花园,左有万象城,右有地铁站。经数日探索得一结论如下:

沃尔玛乃大商场人多,厕所老旧之余,臭气熏天,但设蹲式马桶,有可取之处;楼顶花园有四季植物,蓊蓊郁郁,环境宜人,适合清晨小便;万象品乃买奢侈品处,我囊中羞涩,买不起,去上厕所也是好的,无奈也是坐式马桶,但是空间宽敞,偶尔如厕也未不可;剩一地铁站,未去探寻,渺然不可知,牵动吾的下半身幸福,悲哉!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