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是在 2017 年 4 月份初去世的,我记得清楚,是在清明时节,有点小雨,我回家过清明节。

在更前一点的时间,我和外公有过一段简单的对话。因为生病,他面黄肌瘦的,初春有点微寒,他把双手互相插在袖口里。他坐在台阶上,我站着,聊起了 60 年代的三年饥荒。他说,各家各户种了点南瓜苗,都要拔掉,说别人搞资本主义,否则哪能没有东西吃。

说起以前的事情,他的记忆还是那么清晰。和一个值得信任的老人对谈,可以发现历史的真相,这本身就是一笔财富。

继续阅读“我的外公”

一个长长的过年假期,棒

2022-02-28

2022-02-27

缺失 2 天

2022-02-26

基本医保一档(以职工身份参保)

缴费基数:为职工上月工资总额,最高为深圳市上年度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倍(目前为34860元),最低为深圳市上年度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60%(目前为6972元)。

缴费比例:企业用人单位比例5.2%(基本医疗保险5%+地方补充医疗保险0.2%),个人比例2%。

注:根据《关于继续实施阶段性降低企业基本医疗保险一档单位缴费费率的通知》,本市企业基本医疗保险一档单位缴费费率由6%调降至5%,有效期至2021年12月31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HNCLBPJ05258LQS.html

继续阅读“一个长长的过年假期,棒”

在科兴科学园上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科兴上班的体验,简单概括就是 2 个字:加班。加班到谈“科兴色变”倒是不至于,以免有人说你不能奋斗,落得名声不好。

科兴这个园区不大,人口密度极高。中午晚上出去吃饭,总是害怕撞到别人。离科兴最近的地铁站是深大,人也特别多,早上上班高峰时段出地铁,前胸贴后背的,给人一股压抑的沉闷。

我住民乐,每天上班来回通勤时间 150 分钟。既然这么远,那我为什么要过去上班,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去过大厂工作,我有这个执念。早知道加班这么严重,我就不去了。

说到底,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大厂加班这么严重?我觉得有二个表面原因,这二个原因作为个体来说可以改变,一个是工作流程的设计,一个是中国人的秉性如此。背后深层原因无非是市场竞争、资本逐利、阶级压迫等等,这些原因个人无法改变,我也谈不来。

继续阅读“在科兴科学园上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为什么要刷力扣?

2021 年在力扣上做了 400 道算法题,算是值得纪念的一个事情。

有人觉得做题就是为了面试的算法环节,其实对我而言并不仅仅是。我记得在王小波的书里,他记录了这样一件事情:他舅舅40多岁了,晚上还在伏案做数学题,王小波大为触动,觉得被某种精神所感染,影响了王小波一生。

我也想从这个故事中继承一点精神,如果有一天我儿子看了我大腹便便地在电脑面前解决算法题而走上编程之旅,我希望他能因此比我更上一个台阶。

这是一个很好的初衷。相对比较纯粹,不能直接从中获得金钱上的收益,就是为了享受或者锻炼思维的乐趣。

看到别人赚钱从事赚钱的活动,人一般意识都是也要赚钱。能够坦然做一些非功利的事情,是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有的成熟和体面。

400题只能是一个开始,简单题占了多数,量变产生质变嘛,暂且这样自我安慰一下。

也谈投资

我又没有通过金融手段赚到大钱(小钱也没有赚到),本不应该谈及这个话题。但是心里有话说,有表达的欲望,所以随口胡诌几句,当作 2021 年投资的一个简单总结。其实,我的行为和投资相去甚远,只能算做初级投机。

我认为从股市里赚到的钱,一般分为 2 种,一种是别人亏的;一种是央行放水货币贬值的钱。

因为第一种原因,决定了对于散户玩家来说的第一要义是绝对不能亏损,赚多还是赚少是必须。所以,我不想做任何一笔亏损的交易。当然了,有亏损的事实,但是没有做出交易,也不算亏损(权当作掩耳盗铃,自我安慰)。

继续阅读“也谈投资”

黄金钱包追光者

我是 xx,身份证号 430525*,现诚实反馈个人在黄金钱包平台[北京盈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受害及向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经侦办报案维权经历,恳请巡视组看到并予以关注。

个人出借情况

我于 2019 年 11 月 25 日起陆续在黄金钱包-零钱计划模块(灵活转让活期储蓄复合年化回报率4%-5%)充值 * 元加上红包 * 元和复投资金 *,总计出借 * 元,赎回返回至银行卡 * 元,共损失未赎回本金 * 元、利息 * 元和红包 * 元。自 2020/8/10 起分 6 笔申请赎回、均处于冻结状态。客服回复需要等待债权转出或借款人归还借款。至此,债权几乎名存实亡。

继续阅读“黄金钱包追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