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一个不成熟的算术题

和某个朋友聊天,说我买了一个便宜的房子。说到便宜这个字,我就有意见了,似乎大家都觉得买十几万一平的房子才是真的房子,才配说买了房。

现在的房子除了基本的商品属性,反而金融属性更显得重要。你卖个房子,总是要赚钱才合理,但是你想想你的房子有折旧,像汽车一样,买回来 10 万,能 20 万卖出去嘛。可见这市场已经很畸形了,在人类市场什么东西只涨不跌?

继续阅读“算一个不成熟的算术题”

这个月发的很多,被微信封了

2022-08-31

推荐《王局拍案》,王志安估计成了敏感词,这条也发不出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u0rzbCxJaI

2022-08-30

wsc:每天测的不是阳性或者阴性,而是奴性或者血性。

​微信公众号发文,稍微有点不正能量的东西,发不出,即便发出也会被删。所以我不想在这里发了,我们每天看的东西都是被筛选过的,而且被筛的太严重了。电影《逃出绝命镇》,黑人老哥有一句台词:休想在我脑里植入什么东西。

继续阅读“这个月发的很多,被微信封了”

等额本息的求解之路

房贷计算器

等额本息

年利率:
贷款金额(万元):
贷款期数:
期数 每月还款 当月还的本金 累计还的本金 还欠的本金 当月还的利息 累计还的利息 累计还的利息 + 累计还的本金
{{n}} {{perMonthMoney}} {{c1.get(n)}} {{c2.get(n)}} {{c5.get(n)}} {{c4.get(n)}} {{c3.get(n)}} {{c6.get(n)}}

等额本息的意思是,本金加利息是等额的,所以每个月的还款额是一样的。等额本金说的是每个月还的本金是一样的,所以随着本金越还越少,则相应的利息部分越来越少。

假设我们借了 12 万块,等额本息,分 12 个月还,那么我们可以列出这样的等式,来理解计算过程,帮助我们求出每个月的还款额。其中 p 表示月利率,月利率等于年利率除以 12 个月,A 是我们要求的每月还款额。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假设年利率为百分之 6.

a0 = 12;# 这表示我们借了 12 万的本金

a1 = a0 * (1 + p) - A; # 第一个月的利息加本金,减去还款额 A,表示还款了一个月后,未还的钱

a2 = a1 * (1 + p) - A; # 以此类推

an = an-1 * (1 + p) - A; # 当第 12 月的时候,全部还完,当 n =12 时,则这个等式的左右 2 边都为 0。

怎么根据这些例子来求出 A 值呢,我先编程实现了这样一段代码。

继续阅读“等额本息的求解之路”

求两直线的交点

继续阅读“求两直线的交点”

我是个独立思考的人吗?

先给答案,我不是。我相信看到此文的各位君,可能也不是,也可能是。

“独立思考”这个词总是让我联想到“特立独行”。但是有了特立独行,也不一定是独立思考。学生时代老师要占据体育课讲数学,我跑去外面体育活动;老师推荐要再买一本教辅,我说我有了,我不买。工作了,领导说不能穿拖鞋上班,我说这不人性化;公司要 pua,搞 9105,我选择跑路。看起来挺特立独行的,和大多数人的步调不一致,能唱一唱反调。所以,逐渐地开始标榜自己能独立思考了,想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凌驾在他人之上。

现在想想,这种行为总是挺傻的。这种只是叫任性,和特立独行、独立思考一点关系也没有。当自己身处社会这个大染缸,才明白,个人只是时代下的一个蝼蚁而已。想要不随波逐流,挺难的。

继续阅读“我是个独立思考的人吗?”

为什么不买房?

此刻的我住在出租房里,吹着习习的自然凉风,突然发问自己怎么那么傻逼要去买房,结果还买个不能按照合同如期交房的烂尾房,租房不是挺好的吗?

我买的房子的总价是 872281 元,如果算上 30 年的利息,总价是 150 万左右。然后我就开始算账,如果我用这个钱租房 30 年的话,每月的月租是多少?872281 / 30 / 12 = 2423 元;如果算上 150 万的利息和本金则是每月 4166 元。

这个月租能在深圳租到很符合自己需求的房子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不买房?”

为什么阅读

最近和女朋友讨论为什么要看闲书,她的观点是闲书要退休了看,现在要看职业类书籍;我的观点是闲书就要现在看,老了看有屁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辩论话题,特别是两个人都坚持各自观点并且视对方的观点很傻逼的情况下。

我认为闲书看得越多,越是要寻找某种观点能冲击自己现有的观念,这是能上瘾的欲望。这样会使得自己包容。不去阅读,我们被单一的思想塑造,比如我高中喜欢看韩寒说他不用学习三角函数因为他这一辈子都用不到,我恰好信了他的鬼话,结果我现在天天需要用三角函数解决问题。

继续阅读“为什么阅读”

关于提问

写这个文章的初衷是反思自己买房时,没有很好的通过提问来辨别是非,从而导致做了错误的决策。保持好奇心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读书上课时,我们肯定有遇到这样的场景,类似于老师告诉我们 1 + 1 等于2,低下如果有好奇的小朋友就会问为什么?好一点的老师估计会当作没有听到(因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遇到心情不畅的老师,估计就会说:1 + 1 就是等于 2,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老师的语气中带有苛责厌烦,这不得不说打击了学生的求知心。

打击的来源自于两个方面:我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别人没问;别人觉得我很蠢。

继续阅读“关于提问”

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是在 2017 年 4 月份初去世的,我记得清楚,是在清明时节,有点小雨,我回家过清明节。

在更前一点的时间,我和外公有过一段简单的对话。因为生病,他面黄肌瘦的,初春有点微寒,他把双手互相插在袖口里。他坐在台阶上,我站着,聊起了 60 年代的三年饥荒。他说,各家各户种了点南瓜苗,都要拔掉,说别人搞资本主义,否则哪能没有东西吃。

说起以前的事情,他的记忆还是那么清晰。和一个值得信任的老人对谈,可以发现历史的真相,这本身就是一笔财富。

继续阅读“我的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