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去广州

广州有个别称叫“羊城”,一直没有弄明白这个城市和羊怎么扯上了关系,难道是烤全羊比较出名?所以我特意查了一些资料,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古时候广州出现了旱灾,颗粒无收,有一天五个来自未来的仙女驾着仙羊而来,为广州带来了雨水和丰收,所以广州人以此感恩,又名“羊城”。

但是驾着仙羊的仙女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为什么驾羊,通过什么手段带来的丰收,我又完全不得知了,而且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只能以此知道,广州是一座有底蕴的城市。

来自我的瞎编

于此可见,去广州之前,我是做过一番功课的。

时间

从广州南回到深圳北,再到家里的时候,罗振宇已经开始了他《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他煞有介事的说起了猫砂、猫和狗,一副油嘴滑头的模样,没有讨到我的欢心。没过 5 分钟,优酷提醒我不是会员不能继续观看,我立即关闭了电脑,这种节目可看可不看吧。

说起“时间的朋友”,我可能从未理解它的含义,甚至还在排斥时间,直到最近才有一点感受。大家说,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想这就是一种和时间做朋友的态度,安然接受岁月在身上的雕刻,接受每一道皱纹、喜欢每一束白发。这就是一个过程。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一句话:我还只有十八岁,我可以成为任何我想成为的人。我觉得这句话就完全和时间是敌对的,甚至是时间的谎言,十八岁也不能对时间为所欲为,十八岁也不是关键。和时间做朋友,应该说:我十八岁了,明年我就十九了,我享受我现在的十八,也享受明年的十九,我在做着一些事情,我和时间携手并进。

如果老罗知道这个含义,估计他不会把这个无聊的演讲办 20 年,估计明年就不会办下去了。因为时间不在乎!

其实,这些所感,更多的是来自在广州读书的谭靖靖(我的朋友)的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在一份工作中度过此生?我想他这样问是对时间有点恐惧,我也有点恐惧,特别是在今年的上半年,我现在少了一些,努力争取和时间成为朋友。

赶车

在广州南,我和胡圈圈(也是朋友,朋友的另外一种)以为这次又赶不上高铁了,因为从深圳北出发的时候,我们就误了点,改签到了下午,这次回来又冒了一点风险。出发的时候,我们计划十点出门,结果过了 8 分钟,我们才出门,所以错过了高铁。迟到的原因可能要归结于,多睡了 8 分钟、或者胡圈圈多化了 8 分钟的妆、或者我不能解那个大厕,原因有千千种,无法找到具体八分钟出在哪里,而结果是一样的。

广州以美食著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对的,我们就是去找吃的。广州人善饮茶,有人说一喝茶就是半天,有人说一喝就是整天,为了实地感受茶文化,我必须深入一线,所以艾小小(我的表姐)就去带我们吃了点都德。

本来我以为点都德就是一个吃包子的地方,倒是没想到包子(糕点)的花样确实挺多的,我们都高估了自己的食量,东西自然就没有吃完。这个时候,我们擦擦手就走了吗?当然没有,我们义不容辞地开始了打包。胡圈圈开始了紧锣密鼓地打包工作,又是满满地一盒,这里我们应当稍稍留意一下,因为下面发生的事情,出了点意外,我始料未及。

吃完了早饭或者说中饭(恩,喝茶确实用了不少时间),艾小小带我们看了她租用的江景豪宅,又是喝了一碗茶。这里我不得不吐槽一番了,这个感受也并非我个人意识的觉醒,而是来自王垠大神,他说中国的房子不适合住人,不符合人体工程学。自从他说了这么一个观点,还别说,真有那么一回事,我的意识也越来越强烈。

房子贵的离谱,可是光线不充裕、格局不合理、物业不卫生、电梯哐哐响······,因为我买不起,所以我不能再说了,免得被说葡萄酸。

从艾小小的豪宅里出来之后,胡圈圈开始忍不住地大哭起来,由内而外地伤心,完全不像演的。我想天地良心,刚刚我绝对没有惹到她,我可以对天发誓。但是发誓是不起作用的,我立马就开始了认错,我说:

女票子,我错了······

她说:你错哪里了?

我说:我不该惹你生气,小人罪该万死。

她说:放屁,不是这个!

这时我就更傻了,我完全找不到由头来弥补我的过错,我像一只落单的小羊,等着临近被任人宰割的命运,我只能在 4 点钟方向悻悻地走着。这时她说话了。

她说:你把那么好的点都德拱手让给了艾小小的室友,你有没有想过那是我要吃的呀,我打包的那么整齐,不同的糕点还用纸隔开了,中间还放了一个西红柿,······ 那是我要吃的啊,你赔!

我的内心一顿错愕,我以为我们早茶早已吃饱了,不再需要这些糕点了,没想到她还是依然那么执着。后来的我连骗带哄,花了几炷香的功夫,终于稳定了她落寞的心情,我终于舒了一口气,心想:广州的茶文化厉害之处,由此可见一斑呐。

访友

很多人一年比较少见。每天见面的是你的老公,隔三差五见面的是你的同事,一年见一两次的就是你的朋友同学了。时间的朋友是不太应该过于纠结朋友见面的次数,而见或者不见,应该有点王羲之的风格,我所做的是我兴头所在,我所不做的是我兴头已经散去,不拖泥带水,也不优柔寡断,更不必充满傲慢与偏见。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王羲之

“广州的朋友在哪里。”以此表示我来过,解开了我的兴头。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