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FINE?

写在前面的话:

笔者虽然是刚毕业,但是也已经待过三家公司,很少遇到有离职员工还能大家一起留念拍照的。总结员工离职或者需要离职原因无非一句话:公司发展和个人发展不同步。真是一个很好解决的问题,完全可以用心平气和、恋恋不舍的方式来解决,而非耍弄小把戏侮辱员工欺骗员工,来达到员工知难而退的目的。

前员工俱乐部的思想是“即使你离职了,我们依然是合作伙伴”,我想好的公司都应该打造这样先进的公司文化,也是一家有前途的公司的前途所在。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了,31号,我在公司的最后一天。

曾小乱叫我写一篇关于设计分享的专业文,可是我最擅长写煽情文。

今年六月份毕业,不知道是听哪位大神说设计是相通的,所以我决定找一份平面设计的工作。

我记得那天我喝了励志鸡汤一样的跑了几家公司面试,正中万达某栋大楼的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尤其是当我站在总经理办公室,感受着那全江景落地窗玻璃的时候,内心激动不已,就决定是这家公司了,后来一想下午还有一家公司呢,也多给自己一个机会吧,于是坐着公交来到了湖南文沥。

我记得当时面试我的人是胡大牛(对,我给他取得外号),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经常熬夜吗?”我说“哪个做设计的人不熬夜!”然后他满意的点点头说“这是考量你的职业精神。”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一只软件研发工(cheng)程(xu)师(yuan)。最终选择留在了这里,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吧。

初来公司,作为一个刚毕业的新人,一切都很拘谨,小心说话,小心微笑。

刚来就让我接手公司一个产品的页面设计,说实话,我很懵逼,因为我在大学的专业是工业设计方向。于是我一边摸索着产品需求说明书一边做着UI界面,每晚都是满怀一腔鸡血熬夜到三四点,期间修修改改数不清的次数,却总是做不出满意的界面。这是为什么呢?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原因:

1.经验不足。视觉传达设计积累不够,肚子里货太少,看到界面需求一时半会也蹦不出高大上的设计灵感。

2.色彩搭配不到位。我们公司是金融科技公司:金融会让我想到黄金的黄色,和代表中国观念的财源红色;而一般科技、商务类通常都是蓝色系居多,这两种元素的搭配可让我想破了脑袋。

3.做界面之前,一定要先了解产品信息,熟知产品的架构,不要盲目的摸大象,产品“套路”都不清楚,自然要吃多晚熬夜的苦头。

再来是做公司项目宣传的设计。当我拿着做好的模板给杨总过目的时候,杨总不是很满意当时的那款折页,但是他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多尝试各种各样的风格和样式,公司里不缺纸张,你不确定哪款好看就打他个五六款出来比较,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款风格的。

说说我对大家的情绪吧。


 

初识

其实刚来公司的那段时间,我是想和公司里的人接触的,后来经过一段努力觉得大家好像一个个都比较冷漠,一点都不好玩,偶尔开了那么一两句小玩笑,然后并没有迎来预期的笑料,于是灰了心不再想和他们有什么接触。

我记得第一次开周一例会,楠哥在会上提到我不太和项目组有什么交流,其实当时我可不服气了,虽然说得是事实,可是并不是我不愿意跟大家交流啊,这是双方造成的,一个个都那么高冷,我才不愿意和他们交流呢,我当时赌气的想着。

相知

胡琪

我想说说对于我在公司的提升发挥到最大促进作用的一个人,胡琪。刚进公司那会儿,听说了他的各种牛逼哄哄的传闻,比如他在大学里就收到了阿里开出试用期七千多的offer,比如他获过什么国家级的计算机奖项等等,于是他在我心里就留下了高冷技术宅的形象,我偷偷的给他取了个外号“胡大牛”。

在前期的印象里,他是个说话又直又毒的人,老是挑我设计的刺,追求他所说的完美,我每次都会被他一两句话憋一肚子火没处发,只能一个劲的喝水降火。终于有一天,我的小宇宙没忍住爆发了:当时是晚饭时候,我端着我的饭碗凑到他跟前,丢出我的言论“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是不可以侮辱我的设计”再摆出一副不甘示弱的架势,哈哈哈,我到现在都记得胡琪慌了的样子,接着连忙解释是我误会他了……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吧,我是感觉我才慢慢地和大家一点点熟了起来。

为什么说胡琪对我的提升有很大帮助呢?就是因为他自身做事认真,并且追求完美的态度深深的“感染”了我。比如他可以放下他现有的工作不做,而是守着我改一下午的PPT,一定要求每一个字都摆放在它该有的位置,不能乱位,稍微多伸出来那么一点点也不行……嗯,他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处女座了,没有之一。

吴艳娜

说起来也是巧,我和吴艳娜的友谊也是从公司里的人不怎么和我们两个女生交流开始的,然后我们俩开始结盟,后来慢慢地我们俩干什么都是在一块,一起吃早餐、一起喝水、一起吃饭、一起泡芝麻糊、一起八卦、一起吐槽、一起上厕所、一起下班回家……在工作上相互学习帮助,生活上遇到了什么事情相互倾诉解决,我们周末还一起去逛街,还一起去过远方旅游……我们俩总坐在一起嘀嘀咕咕说着悄悄话,饿了的时候掏出小面包小饼干一边吃一边聊,我们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一起吃东西了,哈哈哈。

有一天李总开玩笑说,你们俩什么时候能分开一下吗?哈哈哈,曾小乱昨天还说,你们俩是连体婴儿吗……我对吴艳娜是这么说的,我来这个公司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这么一个人。她说,我也是。我真的很感谢她这段日子来对我的照顾:当我每天早晨到了公司发现桌子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和打满水的水杯的时候;当我遇到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的问题,她每一次都耐心的给我分析帮我解决的时候;她知道我是个吃货每周一都会准备一周零食的时候;还有她从来都不跟我计较的时候;我……她是个好姑娘。一颗善良的心,一份真挚的友谊,温暖在我心里。

我们公司有两个催化剂,一个催化人际交往的曾海霞,一个催化自己爆炸的郭彬。

曾海霞

一名web艺术家、金融科技作者,笔名曾小乱。当我知道他大学专业是工业设计,却一边做着文案的工作,敲着代码编写公司官网的时候,我对他还是生出了那么一点钦佩之心的,哈哈哈,也就一点哦。

我曾经追着他问过“你为什么要叫曾海霞?”,他回答说因为他们村子那边重女轻男,所以给他取了个女孩的名字。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反正我被他忽悠了不止一次。每次当楠哥喊他“海霞~海霞~你过来一下……”的时候,我都特别想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海霞~海霞~在公司的人际交往中,起着润滑剂的作用,他是个有些幽默的人。可能由于同是学设计出身的原因,所以和小乱也颇有一些话题可以聊,他总是和我探讨“一个logo的价值到底值多少?”,也和我聊聊老罗(罗永浩)、聊聊他对设计苛刻的看法,而聊到设计也必会扯到迪特拉姆斯的十条设计原则,我们都赞成“less is more”。

郭彬

都要奔三的人了,总是穿着碎花边裤衩,脚着各种花布鞋,走近你总会先听到他的口哨或者响指,然后一抬头一挑眉,总是以耍帅和撩妹为目的,和,你,说,话。哈哈哈,我这么说他,肯定会被打死的。郭彬永远带着自嗨式光环,接近他会忍不住地不正经地笑起来,每次他都会对我说他是逗逼而嗤之以鼻孔的。他可是承诺过我以后发达了挖我去做首席设计师的,大家帮我见证一下。

姚威

说到郭彬,必定少不了他的好基友姚威。他俩搭档在一起,简直可以演一出互掐喜剧。

哈哈哈,说到我们公司的姚威,拔天的身高,迷人的“i”型身材,幽默又风趣,挑的起工程项目的大梁,放的下架子公司聚餐亲手烤叫花鸡,是一副跳到树上摘银杏果的好料,如此好男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你来撩走他!

卜俊

我们公司最可爱的吉祥物(树懒)。

享有首席科学家之美誉,躺着北京瘫,一边摇着红酒杯,一边抓着数据。

杨总

杨总是一个亲和的人,常言“把公司当自己家一样就好了”。是啊,现在还有哪个老总会每天给我们点饭包饭吃,现在还有哪个老总会看到我们趴在桌子上睡觉然后就买床榻给我们睡……哈哈,吃饭的时候最怕碰到和杨总一起打菜,因为每次他都要给你盛一大勺的菜扣在碗里。盛情真是让我难却。

我就不一一提到所有的人了,总之每个人都很可爱。


 

想起刚开始来公司,大家都喜欢叫我“哎,那个美工……”,每次叫我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嫌弃一下。后来我了解到,在程序员的眼里,美工和设计师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因为他们看来都是同样的做图,但是没有哪个设计师愿意被叫做“美工”的。后来跟大家的关系越来越好,尴尬感渐渐消除,我也懂得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设计的想法。

设计师总会遇到各式各样的“甲方”,我也遇到过和我风格不太相符的甲方,比如我个人风格偏向于小清新和黑白极简,但是要考虑到客户年龄层次的不同而拥有不同的眼光和想法,100个人看同一样东西却会有100个人的想法,而我也在慢慢的让自己适应我的甲方,但也不可一味屈从,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就只是一个作图的美工,而不是一个设计师,设计师是有灵魂的。

后来的后来,我接到了一份通知书,所以我不得不面临辞职的尴尬。

当我递交辞职申请书的时候,都没有那种要离开的感觉。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家会留我。

当大家知道我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劝我留在公司,一是从公司未来的发展状况来看,二是从公司年轻活力的团队来看。

就在大家劝我的那几天,是我内心最纠结的那几天,虽然在公司只是短短的呆了三个月,但是和大家相处的还挺好的,公司里的人都挺好的,一点都不像电视上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就像杨总所说“我想保持一个纯净的团队”。

在这里我想表示一下感谢,不是套路,是真心的,大家都是我学习的动力,大家给予了关怀和包容,包容我在工作上的不足。

晚上爸爸打电话问我:“你想好怎么决定了吗?”。

我说:“我还是去读书吧……”。

爸爸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都支持你。”。

讲真,读书是我的梦想,工作是我的现实。不去读书,选择留在公司,我会难过;选择读书,离开大家,我也很难过。

回去的时候,我和吴艳娜慢慢的走到了园区的出口,一下子没控制住情绪,我站在那个路口嚎啕大哭。

我哭我对未来的迷茫,我哭我对大家的不舍,我哭我做出决定的艰难斗争。

上午办完了所有的离职事项,此时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离开湖南文沥了,内心的伤感平淡了许多,环顾四周,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今天的我将离去,而明天就会有新的美工来代替我。周而复始,始而复周。

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难以决定的选择,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后悔,选择离开是为了两年后把更好的自己呈现在大家面前。

结尾,有些仓促了。我有很多话要说,一下表达不出那么多了,所以文章写的稀稀拉拉的,请原谅我的小学生文笔,就当散的不得了的散文看好了,娱乐娱乐。

恩,此致,关电脑。

再见,湖南文沥。

再见,和蔼的杨总、博学的李总、威武的楠哥、冷酷的亮哥、如知心大哥的胡琪、风中摇曳的姚威、公司形象代言人黄威杰、满嘴跑火车的郭彬、没剪头发像韩寒剪了头发像一休的曾小乱、爱吃龙虾和烤鸡的首席科学家卜俊、我的连体双胞胎姐姐吴艳娜、漂亮又温柔的李文娟、不说话应该就在学习的吴保玲、认真负责女汉子般的吴姐、坐在办公室里的申润豪、自称拖鞋是他的信仰的汤旭东、酷酷的孙宇翔……

感谢大家,后会有期。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