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做饭”观

我奶奶有言:要是有人给她做饭做菜吃,什么口味盐多盐少都没有关系;她还再有言:要是她一个人生活,自己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我奶奶今年七十六岁,做了一辈子饭了,所谓众口难调,不能伺候,对做饭积怨颇深,可见做饭之难。难上加难的是,有一天,我亲自下厨,她居然也抱怨我做的太清淡、做菜流程她完全接受不了,说我胡搞,大有不吃想倒了喂狗的趋势。

做饭


我奶奶有言:要是有人给她做饭做菜吃,什么口味盐多盐少都没有关系;她还再有言:要是她一个人生活,自己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我奶奶今年七十六岁,做了一辈子饭了,所谓众口难调,不能伺候,对做饭积怨颇深,可见做饭之难。难上加难的是,有一天,我亲自下厨,她居然也抱怨我做的太清淡、做菜流程她完全接受不了,说我胡搞,大有不吃想倒了喂狗的趋势。

但我想说的是做饭其实不难,出门在外,没人给你做饭,总得自己下手。而做饭不难的原因恰恰也是人肯定会吃自己做的饭菜,如果此人恰有点自恋,说不定还对自己做的饭菜赞不绝口。

但很多人终归是不愿意做饭的,不仅不做还借口连连。“我天生不会,没有这个细胞”,“菜难买、菜难洗、菜难选”,“煮饭不会放水,要么煮成了粥,要么烧成了碳”,但终归到底的不做饭菜的原因一是有钱可以点外卖,二是现在还不饿。这里面是有人性的弱点的。

“生活是艰难的,有人给你做饭是幸运的”,所以我对饭菜的要求并不高,熟人看到这句不要“呵呵”我。我最喜独自一人搞饭,先洗米煮饭,饭在电饭煲里慢慢成熟;这个时候,我会把菜洗了,随意刀切,不用在意形状好坏,是否美观;买点肥肉,炸成油,也不用在意是不是地沟油;再混点各种蔬菜,加点蒜子等等调料。这个时候饭也熟了,开锅即吃,把饭盛在装菜的碗里,典型的一个人生活。吃完也不洗碗,下顿再洗。

解决了“懒”的问题,是不会亏待你的嘴的。小学学过一篇课文《养花》,里面说“不劳动,连棵花也养不活”,当我早上不想早起时,我就问自己:不劳动,连饭都没得吃。

我看到很多人对做饭不堪其扰的是做菜先要放什么,再放什么,等下再放什么,火候要怎样,盐是多是少了,要不要自己尝一尝。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已尝试做饭但是我就是做不好,所以我不做饭”。我做饭简单粗暴,从未想这些,你想那么多还真是有心了。

很多人做饭追求“色香味”俱全,并把“色香味”的考量一直挂在嘴边。但是在这之前,我更看重把做饭当成一种生活的品质,为自己做饭,为相信自己的人做饭。

做的好不好吃,就放胆给别人评价吧。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