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运动观

我的运动观

我想普通人的运动只是锻炼身体,无法做出体育上的成绩。比如认真训练篮球,对大多数人来说,即便是你瞧不起的CBA也进不了,天分门槛摆在那里。所以我想我日常的体育运动随便做一做就好了吧,反正是为了出汗,动起来就对了。

最近我才意识到我的看法是错误的,这个理解和村上的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为了偷懒,下面我就简称《跑步》)有些关系。

说一句题外话,村上每年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得主,目前也还是停留在热门得主的状态,我猜想这肯定是和他取的书名有关,《跑步》模仿雷蒙德·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什么》;《1Q84》模仿乔治·奥威尔的《1984》。因此,村上的写作充满了强烈的他人色彩(至少书名如此),这估计会让诺贝尔委员会颁布获奖理由十分为难。另外,诺贝尔文学奖还是倾向于主旋律的文学作品,关于文化、民族历史等等,村上目前的作品好像都难以匹配的上。

一不小心把这篇短文写成文学评论了。

村上的《跑步》记录了村上作为一个跑者的经历,他参加马拉松和铁人三项的比赛,为每次比赛参加集训,在日常生活中也每天坚持跑40公里左右。我感到诧异的是,如果我怀着和他类似的心态,我玩过的运动应该可以玩的更好一点吧,事实也确实如此。

比如游泳,每一次练习都争取让自己的动作更加标准,不仅可以游得更快,也可以更漂亮;比如篮球,让这项运动保持激情充满挑衅。保持每一项运动本质的味道,其余的目的自然也达到了。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