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港古镇

上高中的我还是文艺少年,一心只想约我的初恋女友去靖港看烟花,我传给她的纸条是这样写的:“世界末日前,即便我们分手了,也一定要去靖港看一次烟花。”时隔四年,我们真的分手了,2012年的世界末日,我只记得是在十二月份,具体的日子在哪天早已忘记,但是这个不重要,关键在于我到底有没有和初恋女友去靖港看成烟花。正如每一个文艺少年都有一个悲伤的情感故事,自然我们也没有看成烟花。

这个故事说给我现在的女友听,她却听成了这样的版本:“肯定是你想约哪个女生来靖港,但是对方见你又丑又挫把你拒绝了。”不管她信不信我的这个故事,反正我和高中初恋女友的故事就这有这样一个版本。

我想去靖港的原因却并不因为这个,约女生来靖港的原因是我看过汪涵的书《有味》,在书里他描述他想去靖港隐居,做一个烟火神仙。

慕汪涵之名,解女友之闲,是我去靖港的真正原因。

所以我一下w104路公交,我就问饭馆的小哥汪涵家在哪?他约了我去谈一档电视节目。顺便不忘装逼。

老板说出的事实反而让我感到震惊:这个啊,不知道汪涵是不是真的住在这里,反正他也没有来过。这里以前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年轻人都去长沙上海谋生计,只是近几年发展了旅游热潮。

对于一个本地人,这个小哥很坦诚,不会去过多渲染这个地方如何传奇神秘,反而让我对靖港多了一份好奇。

从靖港的西门进入,就会看到一条崭新的老街,这个说法并不矛盾。靖港之名原自唐朝年间,原名芦江,后来大将军李靖驻兵靖港,军纪严整,秋毫无犯,百姓德之,始改名“靖港”。也就是说公元六百多年的时候,古镇靖港就已经在形成,“古”的地方在于这个名头由来已久,“新”在于这里不过是翻新的建筑。再对照饭店小哥所言,靖港古镇的名声只是在近几年兴起。

军纪严整,百姓就要以改名为志,真是让人唏嘘。是不是反过来说,军纪不严是常态呢,老百姓的卑微和苦楚从这里看出惊鸿,再说一个地方由李靖而名,由汪涵而兴,我不禁为靖港感到命运多舛了。

这条老街,坐落了一些稀疏的景点之外,就是各种小吃了,如臭豆腐、糍油粑粑、姜糖、小花片、烤肉、糍粑等,肚子饿了可以买点下肚,这种小吃非常抵肚子。

一位卖橘子的老人告诉我靖港这里是“小南京”,他的橘子也是十分甜。从他的话里,我想起那位饭店小哥,作为一个年轻人他们更向往城市的繁华了,去更大的城市谋求生路,但是一个老人,历史写在他们的脸上,对往昔的荣耀仍然留在心中,难以释怀。作为一个外人,我才看到了靖港的一点故事。

顺便说一个小插曲,我们攸县皇图岭也是素有“小香港”的美誉,以夸大其对全县的经济贡献。

所以如此看来,用互联网行业的说法就是,产品要做好,营销也要做好,我这样旅游就出戏了,看不看汪涵家也不必要了。

我要分享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