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兴程序员之死而感

这件事情过去好久了,按照现在五秒钟的热度,早就不会谈论这个事情。

死亡于死者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大事,你只要敢纵身一跃,千丝万缕的苦恼都抛在脑后了;死亡于不同的生者来说,可能会有多种启示和意义,当然也有苦难。所以,我经常说,多亏了那些死去的人们啊,没有他们的献身,后来的人怎么会活得更幸福一点。

中兴那个程序员死了,有新闻说是公司逼死的,有新闻说是老婆逼死的,我不是要去探究其真正的死因,只是想说:看看,为了博人眼球,现在的媒体已经堕落到了什么地步。更有甚者,不少马后炮,长篇阔论,指点江山,人云亦云,趁机涨粉,殊不知“没有夯实的报道,评论只是沙中筑塔”。所以,那些不清晰的东西全都略过不谈,只说说我们这些底层码农的状态和思考。

码农工作幸福度的问题

身边从事码农工作的人不在少数,不管学生时代是数学好还是语文好,最后都成了码农,可见码农之多。自然而然,我听到的怨言也特别多。

暴风影音在app的版本更新中写下了“杀个程序员祭天”,后来官方又解释说是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之间开的一个幽默玩笑。但在实际开发情况中,这种矛盾并不少见。产品经理说这个东西要怎么干怎么干,后来发现不对了,要这么干这么干;作为一个码农你表示一点意见说可以这么干这么干,这时产品经理就会说,出于用户体验,这么干这么干不行!所以你懂的,产品经理是最懂用户体验的人。

“用户体验”这种词早已听腻歪了,只有说不出道理逻辑的人才会天天将这些词汇挂在嘴边。

作为一个码农,我无意调侃产品经理,那样显得我心胸太狭小了,况且,大家都是打工赚点钱。我只是想说,如果写代码不足够牛逼,始终都会被人牵着走,如果觉得自己是有道理的,多问几个为什么,看看对方能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码农的底层工作幸福度,还是要靠自己来调节。

码农中年危机的问题

码农的生活交际比较窄,社交圈也就是那几个码农。所以,我有一些码农朋友辞职了,准备创业干点其它事情。我想谁也不是交际花,社交窄也不能算一件坏事。只是长远来看,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码农天天和代码打交道,长时间不说话,所以会变得木讷一点,因为不去了解某个行业,所以对商业上的敏感度也不足,这样自然离发大财有点远。

写代码的路子只会越来越窄这个先不下定论,多了解一个行业,别单单专注于代码本身的确是对个人发展有帮助的。

未完。。。

曾小乱

作者: 曾小乱

喜欢写点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